阿壳仙女儿的腿部挂件

【超级制霸】伪日常记事簿(不定期持更)

小查理:

*伪日常
*含脑洞
*只负责傻白甜
*不定期扩充本篇


1.(土味情话)
自Justin被林彦俊“肩膀到手的距离”撩到后就决定拜对方为师。

“跟着我念,A,B,C,D,E,F,G,H,I……”

“I。”

“Love。”

“Love。”

“You。”

“……”

Justin意识到什么后闭上了嘴,摸了摸有些发烫的耳朵,开始在化妆室里鬼吼鬼叫,最后成功把学到的理论在朱星杰上实践成功后怀着感恩的心为林彦俊老师批发了一箱小面包。

土味情话的路,任重道远。

林彦俊洗完澡后拉开椅子坐到了许凯皓对面,吸了吸鼻子:维力泡面。
奇怪嘞,陈立农不是说没有了哦,还留给许凯皓吃……想着看了一眼已经睡着的人。
“吃泡面哦。”
“对啊。”
“那你要吃我吗。”
“……”
许凯皓的叉子掉到了桌子上。

唉,又撩到一个,毫无成就感。

没有成就感的林彦俊老师决定去Justin的房间把最新攻略的土味情话毫不保留的分享给自己的爱徒。

“林彦俊干嘛老是讲这种话啦。”

把全过程都听进去的陈立农拿下了挡住眼睛的手,声音透着沙哑和不满。

“他就,很爱撩啊。”许凯皓擦了擦勺子若无其事的说着,“哦对了,谢谢你的泡面吼。”

可是比起听这些他还是宁愿听林彦俊的烂梗和冷笑话。

用丁泽仁的话来说,陈立农有一个机灵的小脑瓜。于是整个下午陈立农用那个小脑瓜去香蕉内部不露痕迹的打探到林彦俊多年的撩历史,无一败例。

“你们就让林彦俊臭美的撩了那么久哦。”

陈立农皱了皱鼻子,听到了陆定昊一本正经的回答——

长得好看的人做什么都是可以被原谅的。

Fine。

一周一次的土味情话测试。

“你知道你和星星有什么区别吗?”
“星星在天上,你在我心里。”
“很好。现在几点了?”
“我们幸福的起点。”
“最近很想你。”
“……”
Justin愣愣看着一脸认真的人有点懵,这句老师没教过啊。
“最远也想你。”
林彦俊得意的笑了一下,露出两个酒窝,伸着懒腰去了休息室,还颇有一种高处不胜寒的无聊感。

这种笑容保持到看见桌子上的小面包包装袋的时候就消失了,惊愕的抬头,只有陈立农无辜的站在那里。

“嘶——”

没来得及质问就被人推到了化妆台上,身后的灯光照得后背发烫。

林彦俊记挂着自己小面包的去向还没意识到两个人的鼻尖再近一点就能撞上。

“面包没了。”

初步判断,陈立农在挑衅他。

“所以呢……”

二次判断,陈立农真的在挑衅他。

“你,要吃我吗?”

最终判定,陈立农竟然在撩他。

“你白痴哦。”林彦俊拉开距离的时候被一把攥住了手。

那个人没什么表情,只是盯着他看,身体却游刃有余的慢慢靠近着他,直到呼吸洒在他的唇上。

“这招是我的诶。”

被攥着的手拉远,紧接着掌心覆上温热的胸口,血管下是鲜活的心跳。
垂下的手也没被放过,不露痕迹的缠住,十指相扣。

“那你觉得我学得怎么样。”

林彦俊现在只觉得脑子有点不清楚,呼吸也很紧促,急需小面包补充体力。

“完全不ok,情话当然要讲出来嘛。”

“哦。”

陈立农靠近了他的耳朵,嘴唇似有若无的吻上来。

“那麻烦你帮忙带个话给林彦俊老师哦,就说……我很想念他的冷笑话。”

诶?在陈立农走了以后林彦俊才后知后觉对方是嫌弃自己的情话教程,还没来得及生气就看到一垃圾桶的小面包包装纸,忍不住捂住了胸口:

靠北,心绞痛。

目睹了这一切的小贾同学当天晚上就抱着一箱草莓牛奶去了陈立农的房间,因为他发现了陈立农老师与众不同的技能:

撩于无形,招招致命。



2.(2018.05.30)
林彦俊觉得自己是闲的没事做才会跑去告诉路人广场中心有玫瑰花可以领。
二十分钟后穿红格子衬衫的少年钻进了车里,摘下口罩,嘴角和眼睛的弧度生怕别人忽视他此刻的喜悦心情。

“等很久。”

“不好意思嘛。”

林彦俊瞟了他一眼,目光又放回手机屏幕上,空出的手却顺势在包里摸了一瓶矿泉水递过去。

“我看你的粉丝有说什么你的领取条件很容易诶,粉丝没拿到肯定会不开心的啦。”

“不会,她们才舍不得对我生气。”

林彦俊看着对方笑眯眯的样子想到了一个词:

有恃无恐。

“陈立农你真的蛮欠扁的。”林彦俊关了手机,不打算把自己跟路人打过招呼的事情说出来,歪着头看精神还很好的人有点不爽,这个人最近越来越嚣张了,有一种要把全世界的喜爱都收入囊中的孩子气。
看着你的时候满眼都写着:快点喜欢上我吧拜托了。

“陈立农你什么时候这么会的。”

“诶?”

“玫瑰花诶……你知不知道你送的是玫瑰花,送那么多女生哦,你粉丝会吃醋啦。”

“玫瑰花只能送喜欢的人哦?”

“不然呢。”

林彦俊有点累,眼妆晕开后有点刺眼睛,刚想揉手里就被塞进了一张纸巾。

“用这个啦。”陈立农说。

嘁。林彦俊捏着鼻梁闭上了眼睛,“我先睡一下哦,到了叫我。”

车程只有半个小时,他几乎是一靠到后座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陈立农打了个哈欠,大晚上欠嗖嗖非要跑去发玫瑰花的雀跃一点都没有了。

“林彦俊。”

“干嘛。”

他回头,陈立农从背后拿出了一支玫瑰。

“就,刚好有多一支。”

林彦俊眨着眼睛,怀疑自己还没有睡醒。

陈立农把花塞到他手里叫着“我先洗澡!”就跑上了楼,留下林彦俊愣愣地看着那支卖相不太好的玫瑰还没回神,花瓣上有了皱褶,又有一种像是被人刻意小心保护后的不完美。

“什么啦,不吃这套。”

真是……












(ing……

发糖了发糖了
有人看见了吗